欧米茄母公司Swatch联合爱彼推出新材质游丝啦!
来源:本站日期:2018/9/13 浏览:0
今日,全球最大的钟表集团Swatch Group在官网宣布,其与著名高端奢侈钟表品牌爱彼联合推出一款名为“Nivachron”的新游丝。据称,这种游丝使用合金原材料以“钛”为基底。而此之前,不仅Swatch Group集团本身,连同爱彼等全世界其他的钟表品牌使用的游丝材料普遍为镍铁基底。新款Nivachron游丝具有许多优点。它可以显著降低磁场对手表运行的影响,可有效抵抗温度变化。此外,它还具有出色的抗冲击性。最终,所有这些优点都可以显着改善手表的性能。



钟表能够准确地显示时间的关键在于“摆的周期性”,而在机械手表上,游丝是连接摆轮的唯一零件。虽然在历史上出现过靠磁力连接的手表,但都是概念款,无法量产。所以可以说,游丝是机械手表内第二重要的零件。

游丝使用的原材料大多是做恒弹性合金,它和其他金属材料的显著区别就是,它的弹性模量在一定的温度范围内保持恒定或者绝对值接近零。使用恒弹性合金可以大大减少外界温度对于手表走时精度的影响。因为游丝作为机械手表的核心零部件,一点轻微的改变就可以对精度产生巨大的影响。比如当温度升高时,游丝热胀长度变长,手表走时就会变慢;当温度降低时,游丝冷缩长度变短,手表走时就会变快。

而游丝除了具有恒弹性以外,还得防磁、防震、具有足够的强度和弹性、良好的稳定性和可加工性。

早期制造的游丝是采用低碳钢,这种材料制成的游丝对温度和磁力及其敏感,采用这样的游丝钟表的误差一天能有好几分钟。并且碳钢游丝弹性系数较低,无形中也增加了发条动力的消耗。一旦钟表进水,导致游丝生锈腐蚀,整个手表就坏掉了。当时的制表师迫切地寻找各种材料用以解决这些问题。

1846年,江诗丹顿就已经尝试使用铜质游丝和摆轮,但由于铜类金属的弹性性能和其他机械性能不足就放弃了。当时瑞士还成立了防磁金属研究会,作为协会成员,江诗丹顿制成了第一批使用钯金属游丝的钟表。在1872年钟表品牌朗格的创始人理查朗格就注册了铝合金的零件及摆轮游丝专利。甚至在1883年, E. J. Dent 采用了玻璃制作游丝,这样的游丝不生锈不受磁,但是由于昂贵和易碎不得不放弃。1885年江诗丹顿制造了一枚摆轮、游丝、擒纵夹板、齿轮均由钯合金制造,擒纵叉为铜质、并使用金质擒纵轮的钟表。另外江诗丹顿在日内瓦天文台屡获荣誉的一大法宝就是使用了日内瓦黄金加工厂提供的黄金摆轮和游丝。很显然,黄金、钯金、玻璃、铝并不适合作为游丝原料大规模生产使用。



当时大部分普通钟表还是使用传统的低碳钢游丝,并使用“双合金温差自动补偿摆轮”来调节因温差所造成游丝有效长度改变而产生误差的问题,这种摆轮通常外圈是黄铜材质、内圈为钢材,当温度变化发生热胀冷缩的情况时,利用外圈金属膨胀系数大于内圈的物理特性自动调节温度对游丝所造成的误差。

一般的纯金属随着温度的提高,原子间的结合力就会逐渐下降,由其制成的游丝恒弹性就会改变。对于恒弹性金属的研究重心就在于合金,可一直没有显著成果。直到生于瑞士的法国物理学家Charles Edouard Guillaume出现,他通过大量的研究发现含36%镍的铁镍合金对温度敏感程度特别小,不会随温度升高发生大幅度膨胀。这对基于长度的等时性游丝极其重要,他于1896年研发Invar镍铁合金,取名来自“invariable”的缩写,也就是“不变”的意思。而后他应日内瓦大学历史自然教授也同时是钟表匠的Paul Perret的请求,开始研究镍铁合金的恒弹性,1904年他发现在铁镍合金中加入铬,可以显著提高成品游丝性能。在铁镍合金中添加铬,当铬含量达到12%,镍含量到达36%时,合金的热膨胀系数绝对值趋近于零并且在室温范围内系数改变特别平缓。P.Chevenard在Guillaume的指导下,完善了配方,制成了Elinvar,并最后定型生产。Guillaume发明了Inver因瓦不变合金,因为这一跨时代的研究Guillaume获得了1920年诺贝尔物理学奖,这是目前唯一来自制表领域的成果获得诺比尔奖殊荣。

因为Guillaume当时得到了法国专业合金生产商———殷菲公司(Imphy Alloys)支持,作为因瓦合金(Invar)的合作发明者。殷菲公司率先生产了Elinvar合金,并与1920作为商品推出,在市场上花了差不多10年,Elinvar合金取代了近三百年的碳钢。

到了1933年,R.Straumann在德国真空冶炼公司完善了Elinvar合金的配方制成了全新的Nivarox合金,此乃Nivarox SA公司的起源。1984年,Nivarox SA 和瑞士一家钟表零件加工商Fabriques d'Assortiments Réunis (FAR)合并,改名为 Nivarox-FAR。 Nivarox-FAR公司是瑞士摆陀及擒纵机构零部件制作领域的专业翘楚。1985年 Nivarox-FAR被Swatch Group收购,而后由于技术的垄断性和Swatch集团的大力扶持,Nivarox-FAR彻底占领了世界游丝的市场。就连Swatch集团竞争对手LVMH集团和Richemont集团也不得不使用Nivarox-FAR的产品。Nivarox-FAR可以说是世界钟表生产业的隐藏大鳄,市场的垄断程度胜于“ETA机芯”。

对于制表技艺的提高是无止境的,Nivarox合金很好,但却不是最好。同时海耶克通过Nivarox-FAR紧紧掐住了对手的脖子。其中的一些品牌看见了危机,产生了些许的忧患意识,如Rolex、雅典、百达翡丽纷纷开始另寻它路。



百达翡丽、劳力士、斯沃琪集团、雅典在上世纪联合出资和瑞士NeuchateI纳沙泰尔大学附属的瑞士电子和微技术公司(CSEM)联合开发使用一种非金属材质——硅。使用硅材料制成的游丝具有恒弹性以外,还防磁、防震、具有足够的强度和弹性、良好的稳定性和可加工性。

可以说,“硅”是钟表行业几个世纪以来迎来的最跨时代的一次材质革新。在其后的日子里面,硅不仅被用于制作游丝,甚至还被用于擒纵叉、擒纵轮、摆轮等核心零部件的生产。

不过虽然硅材质有无可比拟的优势,但是却有一个缺点,那就是作为非金属材料,相对于原来的合金,它更易碎。直白一点说,硅零部件就是“偏科生”,某些学科成绩异常优异,某些学科短板明显。



百达翡丽是最早参与研发硅材料的钟表企业。2006年百达翡丽第一次在量产款式Ref.5250上使用了硅质擒纵,因为当时乃‘新材质’,实际佩戴的稳定性未知,所以PP很“豪气”地承诺了5年的保修。而同样是首批参与研发的劳力士也很谨慎,劳力士先在小尺寸Cal.2236机芯上使用了硅游丝,搭载于需求量较小的女表。这样的做法被普遍认为是给自己留下足够的缓冲时间,倘若在畅销的男款手表上使用硅材质,一旦出现差错,对品牌形象无疑是巨大的打击。

历经十余年、几十品牌、上百万消费者的实际测试,硅材料反映出来的问题并没有大家相信中那么地多、那么地恐怖。虽然硅相较于传统的金属材料更易碎,但只要是合理使用,其损坏的几率极低,低到不用担忧。硅材质零部件的现在体现出来的短板主要是在后期保养维修上,因为其乃一体成型,无法后期拼接、维修。一旦损坏,只能去官方售后整体更换,在第三方机构难以得到匹配的零件。

使用硅材质零部件的手表对于后期保养维修的要求更高,官方可以满足。但对于手表品牌来讲,第三方的钟表维修人员是不可能避免的,官方不可能把售后服务中心开遍全球。所以大家也在寻找游丝制作材料的平衡点,既要“好用”又要“稳定”,可以普及。



比如,劳力士现在普遍使用的就是就是俗称为“蓝铌”的金属游丝。2000年,劳力士成功研制出一种革新游丝,并取得专利,官方称其为Parachrom游丝。其合金材料由铌niobium、锆zirconium金属等组成,早期的Parachrom游丝乃银白色。

2005年,劳力士又采用一项新专利技术,改进Parachrom游丝的表面,进一步完善游丝的长期稳定性,并赋予此游丝独有的蓝色特征。Parachrom游丝于 2000年首先用于迪通拿Daytona的4130型机芯,并渐渐配备于蚝式系列所有男装腕表机芯之中。



按照目前Swatch Group集团在其官网给出介绍的措辞,可以明显地得知新游丝“Nivachron”没有硅游丝在防磁、恒弹性、防震等性能上好,但是优于普通的Nivarox游丝。换句话说,“Nivachron”乃处于硅游丝和Nivarox游丝之间的平衡点,既“好用”又“稳定”。

在成千上万的合金配方中,找出最合适的一种,不仅耗费巨资,而且耗费时间。今天,Swatch Group和钟表品牌爱彼高调宣布,肯定不是搞着玩。性能更均衡的“Nivachron”游丝的推出,或导致“偏科生””硅游丝被弃用。

推荐阅读